开心点吧,慢慢长河,时间还长着啊。。。

#我的朋友郑小姐#一


715贺文

我的朋友郑小姐是一个活泼,聪明的直女,单身了二十四年,有些……饥渴。所以当她妈安排她去相亲的时候,郑小姐十分的开心。不过……看现在这情况应该——黄了。
“相亲不顺利啊,对象不好看还是什么?”我问她
“才没有呢,他特别帅,还很暖,就是他……”郑小姐笑得很灿烂。
“那还有什么不满意的,对了他叫什么啊,多少岁了,加微信了吗?”
“我就是不高兴这个,还没有加上就有事走了,宝宝不开心。”
“没加上啊”我觉得有些遗憾,“对了,名字呢你还没说呢?”
“他叫王源,二十二岁,长的超级好看,软软白白的就像……”郑小姐正笑得灿烂,自顾自的说着,“白团子一样,但真的不是娘,可爱又干净,还……”
我有些疑惑,“那你怎么不试试。”
我非常清楚的看见郑小姐愣了下,整个人怏怏的。
“我也想试试,结果还有说上几句话,人就被他哥拽走了。哎,那么可爱的男生。”
“他哥,关他哥什么事啊”我有些不高兴,这样的的男生真的好吗?
“不是他亲哥,是介绍王源给我的那个阿姨的儿子,噢,他们还是一起长大的呢,关系特别好,”郑小姐又开始眉飞色舞的了……然而作为一个腐女,我觉得这事有点——奇妙。但郑小姐还她的长篇大论“对了,我其实觉得他们关系并没有那么好,我跟你说王俊凯一进咖啡馆就要拽王源走,王源抬头斜着眼看他,就说一句‘王俊凯你又发什么神经‘我跟你说,那个样子真的是帅爆了,我都要成他的迷妹了。”“是吗?”我总觉得有什么不对“是呀特别好看,然后,哎,结果王俊凯就直接坐在他旁边了,我都没有坐呢 他还说‘相亲哈,那我陪你吧,反正我们什么都一起的’我当时就想卧槽,兄弟你有没有眼力见啊,怎么当兄弟的……”,“郑峦,你没有说出来吧。”郑小姐一脸没错的表情“对呀,我还没有说呢,王源没有办法叫王俊凯走开,又觉得不好意思,就让我先回来,下回请我吃饭在道歉。”
“王源真的这么说的吗,”
“嗯,我先回去了,我还要看下回吃饭穿什么呢。”郑小姐话还没有说完,人就已经跑没影了。

夏秋啊,真是个让所有kyo都美好的日子,凯源啊,真是对让所有kyo都喜欢的孩子,无论是大哥一哥还是小凯王源儿,都是让蟹圆感动的名字。
无论如何,2012.7.15 是一个奇迹开始的日子。2016.7.15是一个奇迹发声的日子。#如果奇迹可以发声##王俊凯王源夏秋纪念日#

世上二十一(一)

这是一个坑,要看的慎重

凯死后幽灵×人类源
 文案:我凯因为意外死亡 ,灵魂未灭,(好非啊,原谅我这个非主流小公举吧)我源来接受不了,我凯和恶魔这类东西签订契约回来,记忆缺失,我源帮他找恋爱记忆的恶俗故事。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
看过大海亲吻鲨鱼,
看过黄昏追逐黎明,
没看到你…
我抓住散落的欲望,
缱绻的馥郁让我紧张,
我抓住世间的假像,
没抓住你……
我忘了置身濒绝孤岛,
忘了眼泪不过失效药,
忘 了 百年无声口号  ,
没能忘了你……

文首:陈粒 ,奇妙能力歌
   
有些深的刺骨的习惯,
不是留在生人的记忆深处
就是刺入逝者的灵魂骨髓

一  
    王俊凯醒了,其实算不上醒,只能说是混沌的意识突然清晰了,就像拍照时忽然就聚焦的镜头,一下子就清晰了。王俊凯聚焦的意识一下子就捕捉到窗外落入的阳光以及身边这个在双人床的衬托下异常瘦弱的少年。阳光打在他身上,王俊凯自己都觉得疑惑,他想到的第一个词居然不是轻瘦,而是——白皙。王俊凯想靠近他,莫名的,这个想法也让他觉得莫名其妙。所以,看见少年嘴唇微张,凑过去偷听行为也变的自然。
“  王俊凯  ”
一句喃呢啊。一句喃呢而已……王俊凯的大脑却,像起了化学反应似的“嘭 嘭 嘭”的炸开了。迷茫地环顾周围的环境,挺漂亮的一个主卧,就是有点的暗,王俊凯只总结出了这一个结论。王俊凯看了一会儿,下床,穿鞋,他想上个厕所,再吃点东西,他心里现在已经堆满疑惑,想等这个少年醒……大概是怕吵醒少年,王俊凯转门把的动作轻……门没开,王俊凯又微微施了点力
      穿过去了
手穿过把手的地方有些透明,王俊凯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床边,刚才穿的拖鞋停留在原处,未动分毫……
    怎么会这样……啊。 
王俊凯觉得后脑有点疼。那痛觉从后脑传到大脑皮层,再延伸到太阳穴,一抽一抽像有节奏音乐……伴随这痛觉穿入大脑的,还有  ‘我他妈是怎么了?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床上那个孩子是谁?’王俊凯烦躁走到了床边,用手拍了拍少年的脸,结果手轻松的穿过了,就只捞了一把空气。
        哎,忘了
王俊凯有些失望的笑了笑……
“哒 哒 滴 咯 ……”铃声响了 ,王俊凯习惯的顺着声音的看过去,早就醒了呀,少年除了赌气似的盯着屏幕,就没了其他动作。
“真是漂亮啊,”
王俊凯自己都不知道怎么形容了,
“那双眼睛啊……就像天上的星星啊,一闪一闪的。”
你见过夏天突然下起的那种暴雨吗?
气势磅礴,突如其来。王俊凯现在就是这种感觉吧,美好而又奇妙。

王源接了刘志宏打来的第三个电话,:“喂……”,“你干嘛呀,不接电话”刘志宏有些着急的问。
“……”
“那你现在可以来给我开门吧?我有事。”刘志宏试探的问了下。“找你。”
“我不想活了,刘志宏。”像是害怕刘志宏不相信似的加了句“真的。”
“王源儿”刘志宏突然就叫出来了,像只发疯的动物,但过了好一会儿,刘志宏也没有想到怎么劝王源,只好叹气“哎,……你  不要乱想。”像是缓和气氛似的说“出来给我开门,我拿东西给你。”
“哦,我挂了”王源有些不耐烦的摁了开关,可手机卡屏了,摁了几次,屏幕还是亮着。“啪”,手机被王源扔向了墙角,“这是什么破手机,”王源发脾气的向着手机吼“王俊凯你送我都什么破烂货”房间依旧死寂。死气沉沉得吓人,王源躺在床上,手臂压着眼睛,眼泪还是从眼角流出来,“王俊凯你看你买的什么破手机,王俊凯……王俊凯你回来好不好,我以后都好好吃饭,不惹你生气,不赌气,不乱发脾气,听话,乖乖的,你回来,咳咳呃,回来……咳……好不好,好不好……你回来呀……呃……王俊凯……回来我求你了。”
王俊凯看着王源,嘴唇嗫嚅,不知道该说什么,过了好好一会儿才轻声叫了句
“王源儿……”
说完才想起,他听不见。                  
刘志宏在门外等了王源近半小时,在他想撬门的时候。王源开门了,刘志宏想问怎么这么久才开门,想了想还是闭嘴了。
“你要给我什么……”王源眼睛周围红红的,明显是哭过了。刘志宏觉得,这句话更不好说了,支支吾吾了半天。
“王源,王俊凯死了,你还记得吗。”
“……”王源并没有回答,就直愣愣的望着刘志宏,刘志宏被看得发慌
“已经烧了。”一句话还没有过脑子就说出来了,说完才觉得嗓子有点干。
王源扯着刘志宏的衣领口,手指紧紧的攥着,捏得骨节泛白
“谁干的……他凭什么这么干……”王源就这么攥着刘志宏的衣服,像是什么救命稻草。
“不不不,医院看没有人去管他,就……
”刘志宏瞄了一眼王源又接着说了,
“就在警察局查到他姐的号码,然后他姐就让医院火化了。”
“没人管,怎么没人,我……去了的,他们没有通知我”
王源的说这句话的时候底气都不足,恹恹的像,像没了气的气球。
“可医院说要——直系亲属,所以……”
王源攥着衣领的手一下就滑下来了,王源自嘲的想,呵,还真是一根稻草——
      压死骆驼的一根
刘志宏的衣领皱巴巴的,就同心情一样,不知道该怎么安慰王源。

王源和王俊凯在一起两年了,如果再加上谈恋爱,加上之前认识的时间,零零攒攒也有四年多了,四年啊足够让人读完大学,足够让人奋斗拼博,足够让王源对王俊凯——
刻骨铭心。





就这样吧累死了,都说了是坑了,我不负责





哥哥弟弟啊,真的很漂亮

真正的是我最最最喜欢的两个少年郎
   天天开心好好唱歌慢慢长大

这个我们家最最最可爱的大然,最最攻的老贞,最好的亲爱的,

你一定好好的

一定要,不然我在这儿,肯定是饭也吃不好,觉也睡不好,但你有什么事也要跟我说,不然我会觉得你不爱我了(ಥ_ಥ),总之你过的好,要告诉我过的不好也要告诉我。
到重庆要好好的哟!加油( •̀∀•́ )